爱叶妃子

渣渣学生一枚、不会写简介的苦手、马上晋升大一狗
热爱阿松,对阿松至死不渝【什么鬼】还是个智障渣作

毕业了,我还欠着一堆文。
【嚎啕大哭】为什么当初我要夸下海口。

高考最后一天~\(≧▽≦)/~
熬完了,俺就解放了>3<
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沉迷简图,日渐消瘦

空松的幻想

   灰蒙蒙的天空终于消散了,春日的阳光是那般的醉人。暖风一吹,夹杂着数朵粉嫩的樱花花瓣,飘然落下。
    花精灵跳着美妙绝伦的舞蹈,看的人痴迷且陶醉。
    凤鸣高声吟唱着高贵的诗歌,听的人臣服且醉梦。
    在繁花似锦的簇拥下,俊美的少年翩翩起舞,挥舞着有力的臂膀。
    客人们热烈的鼓着掌,大将军细细品尝了一口清香的浓茶,带头道了一声“好!”。一时间,妓馆的吵闹声络绎不绝,俊美的少年笑着退场,带着客人们给予的赞美。
   “将军,还...

关于高考前77天

※友情提示,水准下降,而且写的时候心情复杂。注意避雷

段子
   教室闹哄哄的,充斥着不甘寂寞的吵闹声,伴随着重金属摇滚乐的轰鸣声,歌唱、吵架、八卦……这不像个教室,它更像个酒吧。
   临近高考的紧迫感,丝毫不影响他们挥霍青春的劲头。大约是根本没意识到社会的可怕,亦或者对所谓的未来包含着天真的希望。
    可怜又可叹。
    学习的人对着这样的环境漠然置之,连班长都不管了,有用吗?没看见新任班长也只是,从那一堆人中选出来唯一一个——读书的人。
    纸飞机到处乱飞,...

松日常

paka松
   英语课上,小松睡得香甜,但他的手快掉下去了。一松看见后,有些担忧,毕竟昨天晚上小松熬夜了,他应该好好的休息一会儿。
   然后……
   一块黑板擦破空而过,砸到了小松身上。
   “松野小松!谁tm允许你上课睡觉了?!给劳资速度滚起来!”
     感受一下教师的威严吧!
     松野·懵逼·小松:……
     一松:【一松颜艺脸 jpg.】

聘礼

与题记毫不相干。

美丽的森林
美丽的你
那抹莹绿刻印在我的记忆中,不曾抹消,不曾断续。
是如此清晰的幽深的绿色,让我直到现在看到了你,便认出了你。
那笑容,与当初无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     地狱依然是黑夜至上,不见明月,唯一轮血月独挂虚空。丑陋的低级劣魔爬过浓稠的岩浆,吮吸着猎物的脑髓精华——它们在进食。
 ...

日常一囧

    轻松气喘吁吁的跑进了班里。刚刚小松叫他去他的办公室把卷子拿过来,由于桌面特别乱,轻松也只能随便拿一张。谁叫该死的混蛋班主任没说是哪张。也只有等会儿跑一趟了。
   “小松老师,是这张吗?”
    小松抽着烟,耷拉着眼,瞥了一眼,道:“我怎么知道。”
    我日!
    那一刻,轻松想杀了小松,完成多年累积的夙愿。

关于赌约

欺骗系列 字面意义
小松正窝在沙发上看漫画,空松在桌子旁照镜子。
这已经是一种日常习惯了,每当弟弟们都不在家时,小松和空松就成了这种视若无睹的场面。
就像说好了一样。
没人知道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。
毫无征兆
寂静总是会被打破的,有可能是外力,也可能是内部爆发。遗憾的是,并没什么外力来打破这份寂静。
它注定了会从内部爆发——
空松率先动了,他走到沙发的面前,双手将小松禁锢在他的两臂之间,他没带美瞳,那双承载了天空的蓝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小松。
完了完了,空松痛不起来了,这回真遭了啊啊啊!
“小松,我等了一个月,你可以说了吧。”空松轻声问道,但与其说是问,还不如说是在陈述一个事实。
真的药丸!没有任...

人间国宝尼桑

人间国宝oso
#又名,和标题完全不符的不知名玩意#
    松野家又一件大事发生了。
    小松不会笑了。
    经医生全面检查,兄弟们得知,小松是因为遭逢巨变,碰到了难以忍受的事件,大脑为阻止进一步的损伤,控制住了神经,使大脑神经抵达不了面部神经,而且因为同一事件,小松哥哥的内心暂时封闭住了,间接等同于自闭症。
    阴霾笼罩了五个兄弟们的周围,轻松思考了片刻,说道:“空松,你和一松留下来照顾osomatsu尼桑,Totti和十四松跟我一起去找相关线索。从现在开始。”
 ...

© 爱叶妃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